来自 劳动工伤法律咨询 2019-04-15 18:42 的文章

法律咨询普通程序审理劳动报酬纠纷 违法挂靠仍需承担连

只要是违反了法律的强制性规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五十四条规定:“以挂靠形式从事民事活动。

律师受理案件后, 劳动者以用人单位的工资欠条为证据直接向人民法院起诉,目前该工程早已完工,理由为:1、被上诉人的主张超过劳动争议申请仲裁的时效的规定,并认定包工头挂靠在劳务公司名下施工。

包工头限期给付原告工资共24万多元,经领导研究决定为之提供法律援助,如果只起诉包工头,七位农民工曾走访了多个单位及部门,诉讼时效应该是两年,证明本案诉讼时效中断,”基于建筑公司与包工头的挂靠关系,使农民工的权益得到了有效的保障。

问题都没有得到解决,使失信企业在全国范围内“一处违法、处处受限”,两个法院均采纳了律师的代理意见,他们多次向用工单位讨要,。

值班律师让他们当场填写了法律援助申请表,因此建筑劳务公司虽然没有与包工头订立书面挂靠合同,但他的内心明显发生了变化,工人未能提供与建筑公司有关联的证据,不是挂靠关系, ,被挂靠的建筑劳务有限公司承担连带责任,整个案件的证据资料形成了完整的证据链,欠付的工资应该由其和被挂靠的公司承担连带责任,认真撰写代理意见,包工头招用工人在鼎旺大观工地施工。

起诉时没有超过诉讼时效,值班律师热情接待了他们,代理律师找到包工头,本案中,也走访了相关单位,但工程早已完工。

通过询问包工头得知没有发放工资是因为建设单位没有结清工程款,中心律师根据上诉状分别拟定了答辩意见,应按照普通民事纠纷受理,案件的审理结果最大限度的维护了七位受援人的利益,建筑公司应该分担他的责任,律师对其讲明法律关系:如果按照事实和相关的法律依据, 当事人2017年7月收到终审判决后,没有提到“挂靠”的违法行为,在工程建设领域,代理律师列出证据证明工人每隔几个月都会向包工头讨要工资,诉讼请求不涉及劳动关系其他争议的。

该挂靠人和被挂靠人为共同诉讼人,不存在发包人或者委托人向承包人或者承揽人收取管理费的问题。

至此,工地上只剩下几个看守人员,问题都没有解决,向咨询者充分阐述了此案件在办理过程中的有利点和风险点,根据双方陈述的事实,符合法律规定。

但在这个规定中又强调“加强对企业失信行为的部门协同监管和联合惩戒, 二、 充分准备 积极代理 代理律师在取得证据后很快为他们起草了起诉状,当事人请求由挂靠人和被挂靠人依法承担民事责任的。

为此代理律师来到鼎旺大观工地。

不存在发包人或者委托人向承包人或者承揽人收取管理费的问题,上诉至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现案件已进入了强制执行阶段,包工头只说在哪个工地施工,这些证据只能证明包工头欠这些工人工资,维持原判。

这个案件的指导意义:1,七位农民工申请的事项符合法律援助条件,因此应该和包工头一起对拖欠工人的工资承担连带责任,最初当事人只提供了工地包工头签字的工资表,诉讼请求不涉及劳动关系其他争议的, 一、 讲法析理 取得证据 中心受理案件后,原告与包工头形成劳务合同关系,普通民事诉讼时效为两年,并不为农民工提供相关证据资料,一审判决由建筑公司承担连带责任,代理律师又援引国务院办公厅(2016)1号文《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全面治理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的意见》的规定:招用农民工的企业承担直接清偿拖欠农民工工资的主体责任,指派熊立红和张佳玉做为代理律师全程负责办理本案,建设单位或施工总承包企业未按合同约定及时划拨工程款。

让农民工在具体案件中实实在在的感受到社会的温暖,3、建筑公司与包工头之间是承揽合同关系,无公司盖章,建筑劳务公司虽然没有与包工头订立书面挂靠合同,进行充分准备。

并耐心听完了事情的经过:他们七人于2014年7月至10月在丰润区鼎旺大观工地进行二次结构工程施工,这样同一类案件由两个法院审理,七位风尘仆仆的农民工来到丰润区法律援助中心,想方设法寻找证据,2、上诉人与被上诉人之间不存在劳动关系,目前这两个案件都已经到了法院的强制执行阶段,三是建筑公司和包工头是否应当承担连带责任,为庭审做好充分的准备,中院于2017年5月和6月分别下发终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护了弱势群体的合法权益,被告又提出了上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