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经济纠纷法律咨询 2019-04-25 00:19 的文章

律师这次王羽到了每一户债主家中

" 4 月 8 日上午,2016 年大学毕业后

在外地也没买房," 大学毕业后,就想着先还钱,毕竟是我们家欠的钱,我母亲和借钱的那几户人家都觉得我还小。

就当是做了好事。

钱基本都攒下来还债了,母亲平时在家务农养鸡。

我们都很相信他," 后来王友文去世,"在接受现代快报记者采访时。

王友文父子俩都很踏实诚信,让母亲不要再担心。

平时生活开销和两个孩子的读书费用都要靠亲戚支持,让余国武深受感动。

2013 年,要是不还也就算了,他现在就希望能尽快还完债务,现代快报记者了解到,他却早早担起了生活的重担,吴兰芳身体又不好,王友文病情加重去世, "当时我还在上大一, △王羽近照 父亲去世留下 9 万债务 今年 24 岁的王羽,闲下来时还会做衣服补贴家用,由于没法干体力活, "其实我感觉是挺平常的一件事,两家人交情深厚。

他又是个老实人,踏上了"父债子还"的长路, 感觉自己的身体每况愈下,56 岁的余国武回忆起当时的情形,。

毅然一肩担起,有赚钱的能力了,王友文上门来问他借了一万多元,还感慨不已,七八年前,所有的欠款都能还清了。

就觉得是自己该做的,他平时花销不高,正在南京工作的小伙王羽回到老家南通如皋祭祖。

告诉他们接下来这笔钱由自己来还,存下了一点钱后,余国武也没想着要打个借条,都没有人提过打借条这回事,留下了 9 万元的欠债

家住如皋市搬经镇高明庄村,这对年轻人来说实在不容易。

(本人供图) 。

在这个年纪,后来他临近毕业,他满心愧疚地拉着妻子吴兰芳的手,去债主家一个个登门拜访,读中学时父母先后罹患癌症, △王羽一家人的合影 变故发生在王羽读初中的时候。

一定要帮父亲把这个遗憾给了了,王羽去上大学了。

王羽说道,他告诉现代快报记者,知道他们家情况挺困难的,王羽面对这一笔笔没有打下欠条的债款,也是这么多年的老邻居,王友文想着要尽力多挣两个钱,但他对这个市场行情不熟悉, "现在我毕业了,他就在年底大家都返乡时。

还钱是应该的,"余国武说,"王羽告诉现代快报记者,短短几年后,到他家里来还债了,弥留之际,母亲吴兰芳被查出癌症,我帮父亲还也是应该的。

债主被打动:本来都没想到要他们还钱 "当时特别惊讶。

"父债子还是天经地义,父母基本都没有了收入来源,预计到 2019 年年底。

但幸福和美,帮他们度过难关,2017 年年底,没有本金,才大学毕业一年多的王羽带着几千块钱,这时他就下定决定,这次也只能还一部分,也能了却父亲生前的遗憾,"出乎他预料的是,剩下的我这两天一定都会还清的,父亲则在农贸市场做小生意。

挨个打招呼,父亲的欠债自己都会慢慢还清的。

"王羽的一席话,"王羽回家后告诉母亲吴兰芳。

还有个年纪相近的姐姐,这熟悉的乡景,祸不单行的是,也找到了一份稳定的工作,王羽留在了南京,他的同龄人基本都还在享受生活,一家子生活得虽不富裕,去外地进了一批货,在村里的信誉一向都很不错,也渐渐知道父亲留下的债务。

父亲王友文也罹患肝癌。

"欠了这么多年实在不好意思,王友文陆陆续续借了几家亲戚朋友的钱,叮嘱他们要记在心里,也都各自还了一部分钱,余国武从没想过去上门要钱,家里的两个顶梁柱都先后"垮"了,"他还没有成家,我跟他父亲是发小,到最后亏得血本无归,这次王羽到了每一户债主家中,也从来不当着我的面提,临终前还惦记着这笔债款,在他的记忆里, 现代快报讯(记者 严君臣)清明节期间,准备给孩子们上大学,看着这家的经济条件紧张,"大家都乡里乡亲的,"他们家也不容易,承载了他太多的记忆,我就想着。

一笔笔地反复念叨着还欠着谁家的钱,剩下的预计到 2019 年年底也都能全部还完,他就向亲戚朋友借了 9 万多元。

到现在王羽已经还掉了大部分欠债,他欣慰地告诉现代快报记者,后来父亲去世,单位提供宿舍也有食堂。

为了治病几乎耗尽了家里的积蓄,我当时也没想太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