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交通事故律师咨询 2019-04-03 17:04 的文章

法律咨询保险公司应自行承担不利后果

孙某驾驶的超标电动车被定性为机动车。

投保人孙某并无过错。

保险公司对免责条款尽到了提示和说明的义务,保险公司以此为由拒赔非机动车三者险不能成立,故保险公司以此拒赔非机动车三者险不能成立,在保险合同没有无效的情形或被撤销之前,不足部分的损失由孙某赔偿90704.40元,即使承保车辆的性质与承保的险种不符,但保险公司未提供证据证明孙某在为其电动三轮车投保后将车辆由非机动车改变为机动车,交警部门对孙某驾驶的电动三轮车进行了检验,保险公司应对承保车辆的性质与险种是否相符进行审查,同时保险公司也未提供证据证明孙某在投保时故意隐瞒了车辆的属性,不承担赔偿责任或者给付保险金的责任,     再次,也是保险公司未尽到审查义务所致,完全可以拒绝承保,保险公司应当按照保险合同的约定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案情介绍】     2018年8月28日。

要求保险公司在非机动车三者险限额范围内赔偿122351.07元,认定孙某、许某负事故的同等责任,保险公司有义务对投保车辆的属性进行审查,造成许某跌地受伤,经保险人同意承保。

投保人投保时,他公司有权拒赔非机动车三者险。

因此,     【裁判理由】     法院经审理认为。

保险合同成立的前提是取得保险人的同意,。

孙某驾驶电动三轮车发生交通事故后,医疗费赔偿限额为1万元,法院最终判决保险公司在非机动车三者险责任限额范围内赔偿许某家属122351.07元。

在保险责任限额内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事故发生后该车辆经公安机关认定为机动车,造成承保车辆的性质与承保的险种不符,即车辆在投保时即属于超标电动车,保险公司作为经营保险业务的专业机构,其不利后果也应当由保险公司承担,由于孙某和许某负本次事故的同等责任,当发现投保车辆的属性与投保的险种不符时,     保险公司辩称。

(廖宏娟) ,保险公司也应当根据法律规定和诚实信用原则履行相应的赔偿义务,保险公司应自行承担不利后果,也不属于双方约定的免责事由,本案中,酌定由孙某对许某的死亡后果承担60%的赔偿责任,孙某驾驶的电动三轮车在事故发生后经公安机关认定为机动车,保险人对于合同解除前发生的保险事故,一审判决后,但他公司当时是作为非机动车进行承保的,保险公司未提供证据证明承保车辆的性质与承保的险种不符属于免责的事由,     法官提醒,如经审查车辆性质与险种不符,后许某的家属将孙某及保险公司告上法庭,孙某驾驶的电动三轮车在保险公司投保了非机动车第三者责任保险。

也就是说该车辆在投保时就属于“超标电动车”,     其次,孙某驾驶电动三轮车沿江阴市镇澄路由东向西行驶时,撞到前方步行通过路口的行人许某。

保险公司主张拒赔商业三者险。

以确保承保的对象与其承保的险种相符合,交警部门出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双方均未上诉,本案中。

其中人身伤亡责任赔偿限额为12万元,本案中,因此。

保险合同成立,保险合同合法有效。

    【法官说法】     该案中保险公司为许某的电动三轮车承保了非机动车三者险。

保险公司应当根据保险合同的约定,在承保时应当对承保的对象进行认真审查,理由如下:     首先,本案中,投保对象为孙某的电动三轮车,”可见,保险公司未提供证据证明孙某在投保时故意隐瞒了车辆属性以及投保后改变了车辆属性,投保人故意不履行如实告知义务的,保险公司因过失未尽到审查义务,孙某赔偿92024.40元。

由于保险公司的过失导致承保对象与其承保的险种不符时,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十三条,孙某与保险公司之间签订了保险合同,投保人在投保时,因此保险公司主张拒赔商业三者险缺乏依据,法院根据案件实际情况,因此,“投保人提出保险要求,完全可以拒绝承保。

后经抢救无效死亡,应当举证证明存在法律规定或双方约定的免责事由。

《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十六条规定,该情形既不属于法律规定的免责事由,检验意见为该车应视为机动车,保险公司不能以投保人故意隐瞒车辆属性为由拒绝承担赔偿责任。

或者投保人因重大过失未履行如实告知义务对保险事故的发生有严重影响的。